•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幼兒園課程70年創新求變多元發展

    發布時間:2019-10-20 作者:张帅 虞永平 來源:中國教育報

    幼兒園課程建設與改革的發展曆程表明,生活化、遊戲化和整體性在幼兒園課程中的遠離或趨近,一直是70年來幼兒園課程研究的重要內容,尤其是近30年來的核心主題。系統性的綜合課程、橫向聯系的領域課程,以及介于兩者的中間形態,是當今幼兒園課程努力的方向。幼兒園課程結構的完善、課程各部分整體性和聯系性的增強,應成爲課程政策與課程改革的重點。

    幼儿园课程是學前教育事业改革和发展中极其重要的内容。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幼儿园课程经历了从简单模仿到规范创新的发展历程,逐步勾勒出创新多元的新局面。幼儿园课程每次的变革都带有深深的时代烙印,课程实践模式不断涌现,课程理念不断孕育更新。

    幼兒園課程概念經曆了從消失到複歸的演變

    我国幼儿园教育的历史已有百余年,幼儿园课程实践自始至终都是绕不开的议题。但在我国學前教育政策文件、学术和实践领域,对幼儿园课程概念的运用情况不尽相同。幼儿园课程概念在消失和复归中,内涵也得到了充实和丰富。

    国民政府教育部于1936年修正的《幼稚园课程标准》中出现了幼儿园课程一词,这是我国學前教育政策文件中唯一提及幼儿园课程的文件。在此之前,往往使用条目、课目等指称课程。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家政策文件很少使用幼儿园课程一词,而各级地方政府出台的政策文件却时常采用这一术语。在学术和实践领域,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幼儿园课程一词频繁出现成为重要词语。薛中泰在1920年《中华教育界》第十卷第五期介绍南京高等师范附属小学幼儿园的文章中明确使用了“课程”和“幼儿园课程”的概念,并将课程与儿童的动作和经验联系起来。陈鹤琴、张雪门等对幼儿园课程研究和实践具有重要贡献的教育家,也都曾在出版的专著、论文中专章论述幼儿园课程。

    20世纪50年代,广泛学习苏联學前教育模式,苏联教学话语占据主流,课程一词在政策文件、学术界和实践领域均消失了。1952年颁布的《幼儿园暂行规程草案》指出,幼儿园教养活动项目包括体育、语言、认识环境、图画手工、音乐、计算等。幼儿园课程被看作是各门科目的教学及进程安排,强调系统知识的授受。20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以及幼儿园课程改革的深入,幼儿园课程一词重新回归学术界和实践领域。1982年南京师范大学赵寄石和唐淑两位教授在《挖掘幼儿智力潜力促进幼儿智力发展》一文中重提“课程”。幼儿园课程这个术语的复归,表现出幼儿园教育改革开放的多元化,展现了學前教育的生机与活力。

    复归后的幼儿园课程在内涵上依然囿于学科界定的范围,但新的内涵也在孕育生成,由强调单一科目转向强调整体结构,开始关注各科目之间的相互关系。20世纪80年代末,以学科界定幼儿园课程的局限性逐渐暴露,幼教人员开始由学科视野转向活动视野,如认为幼儿园课程“广义是指为实现幼儿园教育目标而组织安排的全部教育活动,或指规定的全部教学科目及其目的、内容、范围和进程的总和”。这种界定虽未完全摆脱课程即科目的观念,但却扩大和丰富了幼儿园课程的内涵。20世纪90年代以来,对幼儿园课程的理解更是呈现出多样化,幼儿园课程的“经验说”“活动说”“经验—活动说”开始逐渐取代“科目说”而占据主导地位。學前教育领域对幼儿园课程实质的认识,经历了从“学科”到“经验”,从重视“教育者”到重视“学习者”的转变。幼儿园课程的内涵也实现了从分科到综合、从结果到过程、从静态到动态等的变化过程。

    幼兒園課程改革逐漸從模仿借鑒走向規範創新

    新中国成立初期,受苏联学前教学中强调系统知识、主张儿童全面发展等思想的影响,体智德美各方面知识的传授成为当时幼儿园主要的教育任务,苏联分科教学模式引入我国。1952年《幼儿园暂行规程草案》《幼儿园暂行教学纲要(草案)》的颁布与实施,确立了幼儿园实行学科课程和系统分科教学的思想。幼儿园形成了以作业和游戏为主的教学形式,以教师为主导的作业教学成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學前教育的显著特征。1960年以后开始批判苏联修正主义,幼教工作者逐渐基于本土情况进行幼儿园课程实践。但是由于对苏联理论把握不准确,幼儿园课程存在内容割裂、模式单一等问题,发展偏离了苏联轨道。

    改革開放以來,幼兒園課程進入恢複改革期,開始由統一化走向多元自主化。1979年教育部頒布了《城市幼兒園工作條例(試行草案)》重新強調幼兒體智德美的全面發展,規定保教結合,開展遊戲和作業。1981年頒布了《幼兒園教育綱要(試行草案)》,並根據此綱要進行教材編寫。1983年出版了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次全國統編幼兒園教材。

    隨著西方兒童教育理論的湧入,幼兒園課程的多樣化發展成爲需求。1983年“幼兒園綜合教育結構的探討”、1984年以常識教育爲中心的“幼兒園綜合教育”實驗,開創了20世紀80年代幼兒園整體改革的先河。全國各地迅速展開了主題教育課程、活動教育課程和發展能力課程等,形成了多種課程形式並存的格局。1989年《幼兒園工作規程(試行)》頒布,更是從政策層面強調遊戲價值、關注活動過程、尊重兒童主體地位,倡導幼兒園課程模式的多樣化。

    20世紀90年代後是幼兒園課程規範創新發展時期。前期幼兒園課程改革圍繞《幼兒園工作規程(試行)》的貫徹和落實展開,經過六年試行,國家教委于1996年正式頒發了《幼兒園工作規程》。《規程》中用“活動”“引導”等詞取代了“上課”,體現了課程觀念的轉變。90年代中後期的幼兒園課程改革更加凸顯幼兒主體地位,注重課程內容的整合。

    21世纪以来,幼儿园课程呈现出创新求变多元发展的新局面。2001年教育部颁发了《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试行)》,将原来八方面的教育内容融合为五大领域,“指导”“帮助”等词的反复运用,彰显出对幼儿主体地位、教师主导作用的关注。随着对《纲要》精神的学习与贯彻,课程改革实践的广度和深度不断推进,主题探究活动课程、渗透式领域课程等成为21世纪本土化幼儿园课程实践的代名词,均体现出关注幼儿的经验、兴趣,注重课程情境动态变化等特点。2012年《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的颁布,不仅为教师和家长有效进行教育和育儿工作提供了指导,也为新时期幼教改革提供了政策支持。随后,以江苏省“幼儿园课程游戏化建设”为代表,新一轮幼儿园课程改革实践在全国展开,學前教育向着公益、普惠、有质量的方向发展。

    生活化、遊戲化、整體性成爲幼兒園課程的核心理念

    幼兒園課程建設與改革的發展曆程表明,生活化、遊戲化和整體性在幼兒園課程中的遠離或趨近,一直是70年來幼兒園課程研究的重要內容,尤其是近30年來的核心主題。

    发现儿童生命成长的基本逻辑,站在利于儿童生命成长的立场上与儿童共同建构幼儿园课程,是學前教育的基本任务。完整生命的孕育离不开完整的生活。儿童的生活是整个的,不该被肢解与分割,这应是幼教工作者的基本信条。幼儿教育回归幼儿生活的具体体现是幼儿园课程生活化。课程生活化不是将课程等同于生活,其本质在于通过课程,使幼儿在真实的、可感知的、属于自己的、能够彰显主体性的环境中生活和学习,使幼儿的需要、兴趣、潜能得到充分发挥,使幼儿的生命更具活力,更有力地成长。

    幼兒園課程遊戲化既是一種理念又是一種實踐,既關注幼兒系統經驗的獲得,又強調遵循幼兒天性和身心發展規律,既要將內容邏輯與生活邏輯緊密結合,又要將幼兒學習與遊戲有效銜接,讓課程的開展充滿遊戲精神。強調課程遊戲化是爲了回應幼兒園課程實踐中存在的“小學化”傾向、課程異化以及幼兒園教育質量低下等問題。

    幼兒是個整體,身心相互關聯,因此,幼兒園課程也應是整體性的。系統性的綜合課程、橫向聯系的領域課程,以及介于兩者的中間形態,是當今幼兒園課程努力的方向。幼兒園課程結構的完善、課程各部分整體性和聯系性的增強,應成爲課程政策與課程改革的重點。幼兒園課程需要關注不同領域間的相互滲透與融合,也就是保持幼兒園課程的自然特性,維護課程中的基本聯系線索,注重不同課程領域之間的有機聯系,實現課程的有機整合。這一整合過程,涉及課程觀念、目標、內容和資源、實施方法和手段等諸多因素的整合,最終指向幼兒的整體發展。整體性強化了幼兒園課程的特質,是幼兒園課程的應有之義。

    (张帅系南京师范大学學前教育专业博士生,虞永平系中国學前教育研究会理事长、南京师范大学教授)

    《中國教育報》2019年10月20日第3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