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職業院校混改如何加快落地

    發布時間:2019-11-05 作者:本报记者 翟帆 來源:中國教育報

    “忙,太忙了,我现在每天主要工作就是迎来送往。”在日前召开的全国職業教育混合所有制办学研究联盟第三届研讨会上,联盟秘书长郭素森拉着记者倒“苦水”,他所任职的山东海事职业学院,因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山海模式”,吸引了全国各地职业院校来“取经”。“最早只是院校自己来,现在都是政府、企业、职业院校组团来;以前来只是泛泛地了解,现在都是带着具体任务和重大使命来。”郭素森在迎来送往中感到了一种转变。

    据了解,全国職業教育混合所有制办学研究联盟2018年1月在山东潍坊正式成立后,引起了众多职业院校的关注。联盟成立时,理事会成员还只有17个省份的70家单位,到了半年后召开第二届研讨会时,理事会成员已经增加到24个省份的115家单位。就在这届研讨会召开期间,又有15家单位申请加入,队伍不断壮大。

    從“探索”到“鼓勵”,混改爲何從上到下受關注

    郭素森的忙,從一個側面反映出職業院校越來越重視混合所有制改革。這種重視,有職業院校自身發展的需求,也有政府部門的壓力傳導。

    近一年来,关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官方话语体系中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从“探索发展”走向了“鼓励发展”。2014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職業教育的决定》中的表述是:“探索发展股份制、混合所有制职业院校,允许以资本、知识、技术、管理等要素参与办学并享有相应权利。”而今年出台的《国家職業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则提到,“支持和规范社会力量兴办職業教育培训,鼓励发展股份制、混合所有制等职业院校和各类职业培训机构”。

    响应国家号召,山东、新疆、河北等地开始了试点工作。2016年山东省教育厅确定了9所职业院校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2018年10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育厅公布了13个职业学校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项目;2019年2月,河北省人民政府印发了《河北省職業教育改革发展实施方案》,其中包括《职业院校股份制混合所有制办学试点方案》,8月,省政府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在石家庄铁路职业技术学院等三所院校开展股份制混合所有制办学试点的通知》,这也是全国首个由省政府直接推动的混合所有制试点。

    辽宁省教科院副院长高鸿指出,“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是为了混合而混合,更不是改变其办学性质及治理体系,与民办職業教育形成重合效应,而是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職業教育发展的关键——产教融合问题。”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民办教育研究所所长王烽也一针见血地指出:“混合所有制是校企合作的高级形式。”

    雷聲大雨點小,體制創新爲何如此艱難

    “目前職業教育混合所有制的基本形式包括混合所有制实训基地、职教集团、营利性职业院校、企业学院四种。但现在绝大多数都是类混合或者说泛混合,真正意义上的混合很少。”王烽告诉记者。

    確實,從研討會上各院校的經驗介紹中,記者聽到較多的是介紹雙方的“合作協議”,對外並不具有獨立的法律主體資格。

    體制創新的艱難,首先體現在觀念轉變的不易。關于學校的辦學屬性,在我國教育法律中只有“公辦”和“民辦”兩個概念,混合所有制職業院校雖以一個“混”字概括了其辦學屬性,但由于人們的思維定式,依然會有疑惑,混合所有制職業院校到底算民辦還是公辦?

    对此,长沙航空职业技术学院教授雷世平提出一个有力的观点:“混改的关键,就是要冲破非公即民的办学范式,形成混合所有制、公办、民办不同性质的办学组织形式。”他认为,混合所有制职业院校既不是传统的公办职业院校,也不是传统的民办职业院校,它是既有“公办”资源优势,又有市场经济特色、“民办”色彩浓厚、机制灵活的新型职业院校,是職業教育组织形态和体制机制的重大创新。

    “混改中最難的是産權明確,”作爲一所成立了9年的混合所有制職業學院的掌門人,山東海事職業學院黨委書記、院長王敬良對此深有感觸,“由于法規制度不完善、混改政策不明確,公共財政資本和社會資本兩類資本順暢地參與職業院校混改存在著很大障礙。”

    此外,學校法人治理結構的構建,也是操作中的難點。雷世平告訴記者,公辦高職院校按照高等教育法的規定,實行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校長爲其法定代表人;民辦職業院校按照民辦教育促進法的規定,大多數實行董事會(理事會)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董事長、理事長或者校長擔任法定代表人。混合所有制職業院校法人治理結構是依據高等教育法,還是依據民辦教育促進法來設計?這讓很多學校犯了難。

    高鴻認爲,混合所有制改革由于辦學法人主體的確定、生均補助及專項經費的撥付、人事編制、産權劃分、治理機制等重大改革內容涉及太多的領域和管理部門,在缺少頂層設計的前提下,溝通協調成本太高,阻礙了改革的推進。

    從類混合到真混合,這張“結婚證”怎麽扯

    “類混合就好比婚姻中的‘同居’。必須把‘協議’換成‘結婚證’,才會受法律的保護。”郭素森打了個有趣的比喻。

    “蹄疾步穩”,河北省教育廳職成教處副調研員史帆在介紹河北的經驗做法時,用了這樣一個詞。由于這項改革涉及資産評估、性質認定、收益分配、人事管理等多項核心問題,複雜而敏感,必須要有政策支撐,所以河北省教育廳會同12個省份有關部門,共同研究制定試點方案,並先後經省委教育工作領導小組全體會議、省政府常務會議、省委常委會議審議通過,由省政府正式印發。同時制定工作方案和推進流程,形成了系統推進試點改革的政策組合,爲院校大膽闖、大膽試搭建起一道防火牆。

    在河北省的试点方案中出台了4项支持措施——扩大试点学校办学自主权,给予财税支持,加强政策协同,建立容错糾錯机制。“这项改革的系统和复杂程度,不亚于当年的国企改革。应该说,河北能迈开体制机制改革的关键一步,得益于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强力支持,为协调有关部门统筹推进改革提供了‘尚方宝剑’。”史帆如此总结。

    談到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山海模式”,王敬良介紹說,學校的法人治理和內部運行有四個特點:一是特色鮮明的辦學體制。實行“黨委領導、董事會決策、監事會監督、專家辦學、教授治學”。二是管辦分離的政校關系。學校的國有資産爲政府把控學院辦學方向、強化黨建工作提供了強力支撐,社會資本則爲學院自主辦學提供了法理依據。三是多元辦學的法人治理,董事會、監事會和辦學團隊三駕馬車各司其責。四是市場導向的內部運行。實行“人員能進能出、工資能高能低、職位能升能降”的幹部人事制度,爲骨幹教師落實公辦院校教師同等社會保障待遇。

    宁波职业技术学院二级学院法人的构建取得了突破,据学院副院长周永明介绍,这是在学校校企合作进化之路中实现的。校企合作的初级版,采用的是企业订单班和院系冠名形式。中级版采用的是校企、校地共同投入合作举办产业学院的形式,如2010年成立的宁波职业技术学院阳明学院。高级版采用的是校企共同投入,注冊登记成立法人学院。今年成立的宁波(宁波职业技术学院)中德学院,由校企共同出资注冊登记成立法人机构,引进专业运营团队自主办学。

    宁波职业技术学院二级学院法人的构建,巧妙解决了办学资质、国有资产处理、教学资产处理、管理体制、办学经费管理、教师队伍管理、法人注冊登记等问题。对此,周永明有一个深切的感悟——大胆创新与借机突破,“体制机制设计需要创新思维,借助产教融合改革试点等契机寻求突破,实际突破则由政府专题协调体制机制,只有这样混合所有制改革才能取得成功”。

    《中國教育報》2019年11月05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