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錄  |  注冊
  • 首頁>檢索頁>當前

    國際學校:在轉型中尋求新發展

    發布時間:2019-11-07 作者:劉耀明 來源:中國教育報

    當一國的經濟基礎較薄弱、資源生産能力不足時,教育供給也會緊張,不會形成教育市場。因爲沒有多余的教育産品來選擇,老百姓主要依靠國家提供的計劃性、義務性、普惠性、免費或低價的公辦教育。但隨著國力和經濟水平的提升,老百姓對于教育的選擇也更加多元。

    目前,我国基礎教育改革与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最明显的特征是从上世纪末资源单一、选择单一的时代进入到一个资源丰富、选择多元的时代,而国际学校的发展,也促使我国基礎教育的供给形成由生产者导向到消费者导向的新特点。

    隨著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經濟水平的不斷提升,公辦教育的資源生産能力不斷提升,老百姓對教育産品的購買能力也在不斷增強,開始出現了差異性需求。而民辦學校從一誕生就敏銳地把握住了老百姓教育消費升級的需求,開始提供與公辦學校不同的教育産品,從最初的雙語課程到逐漸引進國際課程,適應並引導著教育的消費趨勢。

    国际学校为我国基礎教育打开了一扇面向世界的窗户

    近年來,國際學校在我國經濟發達地區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截至2018年,我國大陸地區國際學校總數爲821所,其中,外籍人員子女學校121所、民辦國際學校426所、公立學校國際部(班)274所。與2017年相比,2018年新增國際學校87所,增幅高達12%,創近年新高。廣東、上海、江蘇、北京地區的國際學校數量位居前四,均超過80所。其中,廣東的國際學校130余所,居于首位;上海近110所;江蘇省已達90所,位居全國第三。

    国际学校因其新颖性、差异性和稀缺性吸引了有较强教育支付能力的家长积极参与,也为我国基礎教育打开了一扇面向世界的窗户。从目前来看,我国基礎教育阶段的国际学校呈现出以下四大特点。

    一是主要集中于东部经济和教育发达地区,特别是广东、上海、江苏、北京等地,而中西部地区國際教育资源较缺乏,个别欠发达地区甚至还没有起步,区域差异较大;二是消费主体以东部地区部分先富起来的家庭为主,这些家庭经济条件优越,同时也愿意接受国外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模式,经济上的自由也使他们想让孩子接受一种新的学习方式,培养他们的国际视野;三是國際教育主要以家庭自费购买国际课程服务为主,包括外籍教师队伍、国外的原版教材及国外的评价体系等;四是中方学校只是国际课程的引进方或合作方,中方学校教师的主要作用是配合外籍教师实施国际课程,主要是国际课程的使用者和实践者。

    通过国际课程的引进,我们的教师在较短的时间内了解了国际课程,开阔了视野,缩短了我国教育与世界先进教育的差距,也通过市场的方式降低了学习国际课程的成本。同时,通过引进国际团队,中外校长、教师合作管理、合作教学,也使中方教师很快融入國際教育的氛围。

    國際學校教育應同時具備中國基因與世界視野

    隨著國際學校的推進,其不足也表現出來。

    首先,我國學校、家長和孩子只是這種教育産品的消費者,對其課程所蘊含的價值觀只能被動接受,而一些國際課程對原版教材的強調,也可能使接受其教育的我國兒童在文化上“斷臍”。

    其次,教育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手段,我国作为人口大国,也是全球國際教育的重要输入地,但我国要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更多的贡献,仅仅停留在國際教育的输入地和消费者层面是远远不够的。

    再其次,我国基礎教育经过改革开放之后40余年的追赶,东部沿海地区的基礎教育已经开始进入国际先进之列。比如,江浙沪等地已相继在国际学生评估项目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特别是上海的出色表现更使其基礎教育成为一些西方国家学习和借鉴的对象。例如,中英两国开始在数学学科教学和教师培训方面有了有益的交流,上海基礎教育开始走向国际。一些世界名校也开始承认中国的高考成绩,这也是对我国教育改革开放成果的肯定。

    这说明,我国基礎教育发展将迎来一个新的拐点,我们对國際教育的理解也将重新开始定义,这也意味着我们的國際教育将迎来一个新的转型契机——由原来的以出国留学为主,逐渐转向出国留学与吸引外国学生来我国留学并重。

    过去,在我们国家基礎教育比较薄弱的时代,我们仅仅将國際教育理解为接受西方先进的教育体系,让我们的家庭花高价钱购买国外的先进教育。而现在,我国也进入國際教育的行列。趁着这样的好势头,我国基礎教育要进一步开放,特别要改变现在单纯“送出去”或“引课程”的模式,逐步向“迎进来”“建课程”转变。“迎进来”意味着在满足我国人民对基礎教育需求的基础上,要欢迎一定比例愿意来中国学习、交流、发展的国外优秀青少年进入我们的中小学;“建课程”则意味着要在发挥我国优秀文化的基础上,广泛吸收国际先进的教育理念和做法,形成既具有中国特色又具有国际先进性的课程体系。

    基于现在课程存在一定地区差异的情况,不同区域也可以开发不同的课程,参与國際教育竞争,直接面对国际上不同的选择。这应该是我国基礎教育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一个切入点。在某种程度上说,课程就相当于我们教育领域的“芯片”,首先必须是自主研发,带有中国自己的文化基因和世界的视野;其次,它必须有专业的教师团队和完整的课程体系,包括教材、教学模式和评价系统等;再其次,它要能得到国际学生的认可和肯定。

    課程、考試與評估體系應增強科學性、先進性和確定性

    客观来说,我国基礎教育整体还落后于西方的教育发达国家。我国的地区差异较大,不均衡的现象仍非常严重。因此,要开发在国际上受欢迎的、能被其他国家引进或购买的课程仍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也可能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在原来的追赶阶段,我们可以通过购买国际课程这种简单的方式来学习和模仿,成本较低。但当我们处于世界领先的位置、需要通过创新来引领世界教育的时候,成本就较高,风险也较大,而教育本身就是一个不能承担太重风险的领域。改变原来习惯、落后机制压力之大,风险之巨,有时让人难以承受。

    因此,我們必須加大人力、物力的投入,加強課程體系的研發和實驗,特別是考試與評估體系,增強其科學性、先進性和確定性。同時,適當加大獎勵力度,更好地吸引國外優秀的青少年來我國學習,通過我們的教育開放讓他們來了解中華文化,同時也通過他們將中華文化傳播到全世界。

    随着我国经济和科技的发展,世界的人才将进一步集聚中国,也将对我国的基礎教育产生更强的正向牵引作用;而随着我国人才待遇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国际人才也更愿意进入中国,留在中国,其子女也将在我国接受基礎教育。外籍人口的不断增多,也对我国基礎教育提出更高的要求。

    目前,我国改革和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我们相信中国的基礎教育也将更加开放、包容、先进,更加面向未来,面向世界,而世界的莘莘学子也必将走进中国,融入中国。

    (作者系上海市教育科學研究院副研究員、博士)

    《中國教育報》2019年11月07日第7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